随和的杂食大变态 (●'w'●)
透明色诈尸大户。卡文爱好者。
all叶。剑三。

双花叶-以下克上

tag:略军队向






时值酷暑,除了空调房哪儿都是一股子闷热。偏偏上头好死不死的挑了这天到场上训练,虽然是各个战队都混在一起,但这天当值的是叶修和韩文清。


叶修站在较高的台上叼着根烟,关注下面分散训练的下属,直到烟慢慢冉起,稍微的模糊了视线,而韩文清则在另一头的高台上盯着。


”认真点认真点,不想被韩文清丢到山里吃虫子就好好练。“


人还是那么懒散,但手里的马鞭却一点也不客气的抽到了地上,发出令人脊梁一寒的声音。


”至少在哥退役前摆出认真的样子啊。“


闻言,底下的人动作都顿了顿,孙哲平倒是直直看着叶修沉默不言,另一头的黄少天和张佳乐早就开始炸毛了。


”叶修!你开什么玩笑!“


”叶修不准走我们还要继续打的你听到了没有不准走!“


“叶神,没听你说过啊!”


“是啊,有这么快吗?”


“不会是坑人的吧!”




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拿起烟往地上轻轻一丢,鞋尖一碾。


”人都老了还坑你们干什么?真的,好好练!我先进去吹个风,妈的热死了。“


叶修皱着眉扯了扯濡湿的黑色军服,虽然很薄,但还是抵不过着破天气。向远处的韩文清招了招手,得到默认的点头后,叶修就进室内了。


回到办公室后,叶修随手将马鞭放在了桌上,将手上戴着的黑色薄手套也一起甩了下去,向后一仰,整个人陷进厚实的皮大椅子里,昏昏欲睡中, 叶修还迷迷糊糊的想起晚上还有收尾工作。


叶修在心里哀嚎一声。


靠,快走了都不放过我!




躺在椅子上眯了一阵子,叶修挣扎着抬起眼皮,扫了一眼手上的表。


快饭点了。


撑着桌子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被他睡得起褶子的军服,抄起马鞭,叶修慢悠悠的走去饭堂解决了肚子问题回来,就一路工作到深夜。这头静悄悄的,倒是不知道另一头的宿舍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修当然不知道另一头的宿舍现在可是要打起来了,虽然几个队长都在,但这时候队长那里都自顾不暇了,哪里还管得着住在楼下的家伙们?叶修在队里待着的时间只剩差不多一个月了,大家排队等着临幸?怎么可能嘛?!




自己一个占着叶修在剩下一个月的时间里夜夜笙歌才是硬道理好吗!




黄少天这头已经开始混战了,一边的人刚想叫他,”前辈...“”一边儿去!没看我正忙着嘛你们自己搞基去再吵信不信我让你出去卖pp!“


那个新生欲哭无泪的收回尔康手。


我只是想问问你们能不能小声一点啊...我还想睡觉的啊叶神大大咱家还压不起啊...qwq




这头打着,那头已经偷偷溜出去几个。


朝着叶修办公室方向快步走的张佳乐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周围已经好几个快要追上他的人了。


”我靠这样都能追上!“赶紧加快速度,顺带还不忘往周围看几眼,孙哲平、魏琛、卢翰文、喻文州......靠!这么多人?


看到后面,张佳乐顿时一僵,”队、长...“


韩文清脸上现出略微尴尬的神色,”嗯。“虽然平时他还会照顾队员,但这种时候紧要关头,谦让照顾这种事情...还是比较适合天真淳朴的人来做,比如...已经睡着了的张新杰。




韩文清在心里满意的给张新杰点了个赞。


真是人民好队友!




屁!


其实张新杰也挣扎了很久想要爬起来但无奈周公的召唤实在太强烈,所以他决定转战白天的档期。




这时候就要拼体力!


当然是各种意味上的。




叶修的办公室就在走廊右头,这时离得稍微近了,军靴密集的着地声让叶修从办公文件中脱离出来。


”怎么这么吵?“


叶修打开门,看到不远处飞奔的几个人,眼角一抽,"这是在干什么,大晚上演什么片子?”


看到叶修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张佳乐两眼放光,“叶修叶修留个门!!”


“啥?”


说时迟那时快,张佳乐已经快速挤进房门,但其关键作用的还是孙哲平,像泥鳅一样的滑溜进来还顺带滑溜的把门甩上上了锁,完成了之后,孙哲平和张佳乐已经在原地喘气了。


张佳乐看到旁边挤进来的孙哲平,“大孙...”这话里倒是颇有咬牙切齿的意味。


孙哲平回以一笑,径直走到叶修身边,俯身就抱住叶修肩膀,叶修倒也不挣扎。




张佳乐刚想发作,但门外的人哪会轻易作罢,尤其是韩文清和喻文州,脸上黑的都能滴出石油来了。


“叶修,开门!”


“前辈,开开门,我们来聊聊以后的事情。”


“哦,好。”


叶修说着就准备开门,眼尖的张佳乐一把把他的手扯回来,“想都别想!”,转头朝着门口喊,“队长你还是等下次吧!”结果回过头就对上叶修意味不明的眼神。




张佳乐脸皮薄,蹭的一下就红了脸,”干什么!大孙能碰你我就不能啊!“


”我可什么都没说。“叶修一脸无奈。


伸手扯了扯孙哲平紧抱的手,结果看到他不客气的就直接在他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叶修的脸有一瞬间的抽搐,但还是就着他的手坐到了他的大腿上。


”说吧乐乐,这么晚了还过来,不会就是为了跟我来几发吧?“


叶修不说还好,一说张佳乐更来气,”你退什么役啊!不准走不准走!"


“合约是到这个时候的,而且我退役又不是不回来了。”


叶修摊手。


“靠!退役之后你难道不是就滚回老家种田了吗!”


“乐乐别这么毒啊,我难不成除了作战就会耕田啊?合约上写着退役之后接任大将职位,以后我就是你们教官了。”


“啊?!”


一时间孙哲平和张佳乐都愣住了,但下一秒狂喜的情绪又涌上来,这家伙不但不走,还更好找了!


现在叶修是兴欣的队长,位居中将,平时除了混合训练一般都见不到人,但他之后当了教官,就必须哪个战队区都跑一跑,这样一来见到的机会反而多了。




“行了行了,别摆出一副智障脸了,要做就做,我文件还没批完呢。”


“弄什么文件,做完直接睡觉...”


说着张佳乐就堵住了叶修的回答,尼古丁的味道在唇舌间传递,和外面来的女人身上的浓郁香水味不同,叶修身上的是烟草味。


叶修喉头的闷哼止不住地溢出,沾染凉意的手勾住张佳乐的脖颈,坦然的接受掠夺。身下的孙哲平也不消停,嘴下在叶修侧颈上种草莓,两只手熟门熟路的解开叶修身上的衬衫扣子,将叶修胸前的两颗茱萸暴露在空气中。


食指搓揉着茱萸,两边都不落下,直到它们变得硬挺起来,叶修喘着气挣脱张佳乐,歪过头示意:“老孙...凡士林...”


孙哲平了然的在他唇上轻啄一口,拉开抽屉拿出里面的凡士林,解开两人的裤头,拉下拉链,用平时抗炮筒的力气将叶修往上带了一下,顺利地将叶修的下半身脱得一干二净。


举起叶修的腿,麻利地将他转了个向,两个人顿时变成面对面的姿势,张佳乐找不到介入的地方,站在一边只能干着急。


看着张佳乐要跳脚的样子,孙哲平好笑的安慰道:”等等,很快就好。“


孙哲平的体格比叶修要壮硕,手指上有平时练出来的茧子,手指在凡士林上挖了一勺后,就用另一只手扯开穴口附近的软肉,将手指探了进去。甬道温热,就着凡士林的功用,里面很快就变得滑腻,待三根手指都能在里面出入自如了以后,孙哲平迫不及待的就解放出早已蓄势待发的硬物,对准穴口,缓慢的挤了进去。


进入的过程对三个人来说都是折磨,叶修是被逐渐传来的充实感折磨,孙哲平是因为甬道里的热度和狭窄,而张佳乐是因为看得到吃不到痛苦。


叶修感受着还在往里面挤的硬热,有些想要骂娘,“唔...老孙,还没好吗?”


“还有一点...别着急...”


急你妹!


孙哲平贴合住叶修的臀部,终于全根尽没。进入后,孙哲平开始小幅度的向上顶,顺便用手握住叶修的腰,控制着叶修上下晃动腰部,叶修的菊穴一下下吞没孙哲平硬挺的分身,逐渐吐出呻吟,刚开始只是像幼猫叫声一样小声的哼叫,挠得孙哲平和张佳乐心痒,后面呻吟开始变得放肆起来,孙哲平终于忍不住一把抱住叶修,起来就把他的背抵在墙上,开始发狠的冲刺运动。


叶修一连串的呻吟都被顶的断断续续。


”唔...唔...轻点...啊...老孙...“


小球用力的打在叶修白皙的臀上,发出啪啪的声响,孙哲平炽热的鼻息喷在叶修的脸侧,唇舌慢慢地找准叶修的耳垂,轻轻撕咬了起来。


“叶修...”


上叶修不仅是个体力活,还是个技术活,找准叶修的点,让叶修欲罢不能这个技术活,孙哲平完成得很好。甬道里那个小小的突出被不经意的刮过后,就让他给对准,轻快的抽出,然后狠狠地戳刺,连续的顶弄让叶修不住的收紧菊穴,绞得孙哲平喘息急促。


一边的张佳乐看着叶修泛红的脸,手在跳动的硬物上上下套弄,心里的火烧得更旺,要不是他没有孙哲平的体格,他恨不得现在就将叶修抢下来压在身下这样那样。


叶修在孙哲平背上挠下一道道红痕,孙哲平本人却甘之如饴。感受着包裹分身的温热收缩的频率变快了以后,孙哲平也感觉自己快要泄了,赶紧加紧顶弄,连续挺动几十下后,将叶修送上高潮,自己也在叶修体内射出白浊。


孙哲平向张佳乐使了个眼色,往日配合的默契就这么显现了出来。孙哲平将还硬着的分身抽出,张佳乐就赶在白浊从里面流出来之前顶了进去,叶修一声闷哼,就被张佳乐翻过来从背后进入了。


而下一秒,上半身就被刚刚退场的孙哲平占据,三个人保持站着的姿势交缠。说是站着,其实叶修是叉开了腿,稍微的弓着身体,臀部在张佳乐的掌控下微微翘起,让张佳乐更加轻松地进入。孙哲平则是扶住了叶修的上半身,低头含着叶修的唇瓣,用舌挑着叶修的舌。


叶修的手不受控制的在孙哲平的精壮腹部抚摸着,手下纹理分明的肌肉触感让人不想把手拿开,而孙哲平则是闷闷的笑了一下,在叶修耳边一边吐气,一边说:“叶修,再这么摸下去,你的文件明天也不用批了。”


叶修忍住被张佳乐顶弄的舒爽,张口就挑衅道:“唔…你行你来啊…”


“是你说的,我可没逼你。”


孙哲平挑眉,手上稍微松开让叶修的上半身慢慢伏下去,叶修抬眼就发现自己的脸对准了孙哲平那狰狞跳动的分身。


“我这里可是饿着呢。”


叶修也不退缩,张口就把小小孙纳入口中,手握住硬物根部时轻时重的揉弄,硬硬的分身顶端在叶修嘴里突突的跳动,刚刚进入过他下面的硬物尽是发泄后的咸腥味,孙哲平的分身在叶修的口腔中胀大了一圈,舌头不断搅动。来回的舔弄让孙哲平只觉得下腹一股热流,直想要发泄在叶修的口中。


张佳乐也不甘示弱,就着孙哲平射出来的白浊轻抽重顶,浊液满溢让活塞运动伴随着一股令人脸红心跳的挤压声,硬物不断胀大,往外拔的部分上都泛着羞人的水色,怒发的血管昭示着主人已经濒临边缘。


叶修不再执着于口中的物件,嘴上功夫稍稍缓了下来,腾出了一直手伸向自己饱受冷落的分身开始套弄,前后夹攻带来的酥麻由尾椎攀上,叶修嘴巴有些酸软的吐出孙哲平的分身。


”...啊...啊...舒服...唔...啊...“


”是、是吧...!“


张佳乐鼻子都要戳破天花板了。


看吧!还是他厉害!平时嘴巴只会吐垃圾话的叶修还不是被他操的只会叫!叫得还那么好听!




”啊...啊——“


此时门外刚刚赶来的小年轻们的脸听到稍微透过门板传出来的呻吟,脸都红了。


叶神大大你叫成那样我们真的把持不住啊!


门外听得到却摸不到吃不着的各位”同好“看着自己和周围一圈人鼓囊囊的裤裆,只能叹气返回和五指姑娘作伴。




当然,明天里面两位...呵呵。


在场的人都勾起了诡异的笑。




此时里头才刚刚结束,麝香的味道飘满房间,叶修全身上下都泛着潮红,将头抵在孙哲平胸膛上。


而张佳乐和孙哲平还是一脸神清气爽。


这才来了两发,夜还很漫长呢!






--------------------------------------


啊啊换了好多会被哔哔的字眼啊qwq


总之食用愉快!


于是乎就这么结了,双花叶,心好累我先去洗个澡..._(:з」∠)_


没有抓虫来着,抓到记得告诉我^q^







 
评论(5)
热度(105)
© 鹿子か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