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和的杂食大变态 (●'w'●)
透明色诈尸大户。卡文爱好者。
all叶。剑三。

韩叶-秘密

【昨晚发了但是被哔哔了,那我只能含蓄一点了】

设定 #厮杀背景# #虚拟# #略微女仆装play# #伪番外#

回应点单。

大学生活出乎意料的忙,今后我会尽量更,依旧以开脑洞的肉为主,段子为辅,请大家多多关照。






“咚-咚-咚-咚咚咚”


“进来。”


“吱呀—”一声,小木屋的门被推开,露出倚着门框的叶修。

“老韩,约一下而已这么多花样,敲个门还要节奏啊?”


韩文清坐在床沿低头不语,似乎在想些什么。昨天刚刚经历完新一轮的厮杀,游戏到现在,所有人都已经只能从周末的休息时间里闻到和平的味道了。紧绷的神经一下得到放松,对于在平日的竞争中占据领导位置的两个人来说都有些不适应,这时候也只能想办法调节了。


叶修挑了挑眉,自觉的打了个响指,肩上扛着的千机伞晃动了一下被收回了军械库,顺手关上了门。直到感觉的旁边的位置猛地陷下去,韩文清才从思绪里回过神来。游戏已经快要开始后半场了,如何让霸图拿下下周的厮杀胜利,是他无法自控的就去思考的问题。


“怎么?上周输给我们了,感觉是不是很爽啊。”

叶修掏出打火机,点燃刚刚塞进嘴里的烟,慢慢飘出来的烟味让韩文清眉头一皱。

“哪来的积分?”

“偷偷攒的。”在拿积分修理装备,购置新军械的时候,偷偷把剩余的攒起来兑换了烟。这种行为,在这样紧张的时候,也是很奢侈的了。

“别告诉魏琛他们啊,我还想把这些烟留的久一点。”

叶修吐出一口烟,慢慢弥散开来的烟一瞬间模糊了他的侧脸,但可惜不能阻挡韩文清的实现,

修长的手指准确的在叶修唇前捏住了那根烟,快速的甩到了地上用力踩灭。


“会说的。”

韩文清干脆利落的动作让叶修愣了一下,难得换来的一根烟就在韩文清毫不留情的碾压下成了一堆散落的烟草,然后在系统的回收下消失了。


“靠,老韩你他妈让我好好放松一下好不好?”

叶修怒目而视,他觉得军械库里的千机伞已经饥渴难耐了。

“干正事。”

“想得美。”

闻言韩文清将手横过叶修的腰背,丝毫不客气的就将他扛到了肩上,抬脚就往浴室走。


说干正事,其实还真是“干”正事。

也不过就是需要纾解的两个男人凑在一起做些得打上马赛克的事情而已,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淋浴的水喷洒在两个人的头上,衣物在地板上散落,身上的仅剩的衬衫连收回背包都懒得收回,直接被水淋湿,贴在了躯体上。被水阻碍的湿吻充满了窒息,让人从中感受到紧迫和危险,就好像他们一直以来身处的境况,却最能在此时让人心跳加速。


叶修在肚子里咒骂了一声。

这也难怪他会想骂人,实在是韩文清动作太快,扛人、放下来、脱衣服,按在墙上,就是一气呵成,快速的动作简直不能更熟练。


叶修的一条腿已经被韩文清举起来勾在了怀里,在悄然间勃发长大的硬物已经顶在了穴口。草草扩张后,叶修微微低头将额头抵在韩文清的肩胛处,被缓慢进入的痛感和被填满的充实感同时占据大脑,不由得让他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瞬的呻吟。

动作慢慢深入,甬道的褶皱挤压摩擦着棒身,韩文清呼吸有些急促,在全根尽没之后停下了动作,虽然他很想就这样直接开动,但是刚刚前戏太短,他担心太贸然的动作起来会让叶修后面受伤,虽然他希望霸图能拿下下周的胜利,但如果是通过影响叶修的比赛状态来达到,这就完全没有意义了。


韩文清努力腾出一只手,覆上了精神奕奕的小叶修,平时不用拳套时使用的枪械锻炼出了手掌上的薄茧,手掌在叶修的硬物上来回套弄,指腹恶意的擦过铃口。

“唔...用力点...”

叶修声音有些隐忍,手指在韩文清宽阔的背上留下些许红痕。


甬道在不停地刺激下湿润起来,韩文清也缓慢的挺动起了腰。

粗犷的抽动逐渐变为猛力的冲刺,叶修的身体被顶的上下耸动,在间隙被咬红的唇只能吐出愉悦的呻吟。

肉体接触拍打的奇妙声音,微微温热的水在变得炽热起来的躯干下显得毫无热意,两个人之间最蚀骨的融合仿佛一场拉力赛,看谁能坚持的更久。韩文清的低吼和吐息喷洒在叶修的耳廓处,令人兴奋的痒和热气已经叶修要支撑不住了。


呻吟突然带上了狡猾的意味,叶修突然微微用力缩紧了臀肌,韩文清在下一秒被迫的射在了叶修的体内。


本来就是纾解,叶修来这么一下,着实让韩文清不爽得眼神都变了,那张钱包脸的威力顿时上去了好几个档次,不过他下一秒似乎想起了什么,转身继续抱紧叶修的动作,往流理台的方向去。射完之后的硬物并没有变软,而是依旧像一个棍子一样钉在叶修的里面,随着走路的动作折磨着叶修敏感的感官。


”老韩你想干嘛!“,被压在流理台上翻了一个身的叶修忍住想要被摩擦的痒意,因为他看到了自己跟前弹出来的提示框。


【韩文清请求干扰个人系统,是否同意?】

【是】       【否】


抱着疑问按下了【是】,叶修看着自己身上瞬间被换上的一套衣服,脸上浮现了嘲弄的笑意。

“老韩,你这什么恶趣味?”

叶修身上显而易见的是一套女仆装,猫耳,项圈,黑丝袜。

“哪儿来的。”

“宝箱里开的。”

韩文清双手握在叶修的腰部,咬住项圈绳子的一段歪过头一扯,任它掉落在台上,然后继续新一轮的征战。


“啊...啊...唔...”

女仆装的裙摆被推到了臀部以上的位置,一条腿被强硬的掰开,架在了流理台上。

叶修的胯和腿贴着冰凉的流理台,和背后炽热的躯体形成了冰火两重天,却带着异样的刺激感。刚刚留在里面的白浊随着进出的动作发出令人羞耻的挤压声,还有一些沿着叶修的腿间往下流,濡湿了黑丝袜。还算整齐的女仆装渐渐凌乱,围裙的吊带散开,胸前的纽扣被解开,露出色气的锁骨,丝袜摩擦着腿半褪,勾人的挂在那里。


叶修的声音越来越兴奋,潮红渐渐染上每一寸皮肤。

韩文清的撞击一下比一下更有力,一下比一下更难耐。


“唔——!”

硬物如打桩一般的动作猛地在最深处停顿,烫人的白浊喷洒在肉壁上,直击灵魂。


......

“诶你说叶修干嘛去了,大好的天气人影都不见一个。”

方锐打了个呵欠,嘴上这么说着,其实自己也在阳光下犯懒。


“宅男除了宅还能干嘛?”陈果翻了个白眼,转头看着人手一份拿着蛋糕的兴欣的大家叮嘱道,“你们别给我浪费啊,难得我拿出私藏的积分给你们买点儿好的解解馋,别告诉叶修啊...”

......

“队长人呢?”

张佳乐坐在长椅上,特别无趣的把玩着手里的弹药。

“应该是在休息吧。”张新杰顶了顶眼镜,继续翻看着手里新拿到的书。

......


断断续续的吻从颈,延续到耳根,然后慢慢的,慢慢的移动到了唇上。


“咚-咚-咚-咚咚咚”

是心跳在加快的声音。



嘘,秘密喔。


 
评论(4)
热度(76)
  1. Trafalgar_季九言鹿子かこ 转载了此文字
  2. vffgvmbx8456ccxcv鹿子かこ 转载了此文字
© 鹿子か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