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和的杂食大变态 (●'w'●)
透明色诈尸大户。卡文爱好者。
all叶。剑三。

双叶 - 并蒂罂粟1

设定#退役以后# #叶修功成身退# #叶秋黑化嫌疑#

#真·清汤寡水#

我不太擅长写得像连载,也可以当单篇看吧。

希望不会被封…我已经很克制了_(:з)∠)_

 

夏夜蝉鸣,从没关严实的窗缝溜了进来,吵醒了床上的其中一人。那人掀开被子起身,随手拣起一件丢在椅子上的衬衫穿上,点起一根烟,走到窗前顺势将本就欲开不开的窗户打开。凉风习习,吹起男人额前碎发,只不过几个呼吸,背上已然多出一个人的重量。

 

“哥…”

叶秋赤着身体,迷迷糊糊的伏在叶修背上,双手越过叶修的腰,松松的抱住了他,声音闷沉。浓浓的烟味随着夜风入室,加之怀抱一空,叶秋自然而然的就醒来了。

叶秋伸手就夺下叶修口中衔着的那支烟,摁进了烟灰缸熄灭。

 

“什么时候回去。”

“…你要赶我走吗?”

叶修的声音太冷静,听的叶秋眉头一皱,八分的睡意都醒了六分。

“妈打电话催了几次了,让我别拉着你瞎胡闹,把你带坏了,让我赶紧放你回去。”

“别理妈…”

叶秋很是郁闷。

“怎么?不做乖宝宝了?”

“呸,你他妈才是乖宝宝。”

“哦,是不是这点你自己去问妈。”

“滚!”

“这是我家。”

“你家就是我家。”

“行啊,房钱拿来,这屋就是你的了。”

 

叶秋被梗的说不出话来,郁闷的勒紧了叶修的腰。

月光微弱,照映得叶修的表情晦暗不明。两个人仅隔着那一层衬衫,叶秋却只能感受到叶修发凉的体温,好像两个人之间就像原来一样距离遥远,触碰不到最真实的柔软。

 

“你什么时候走。”

“我不想走…不准赶我走!”

叶修仿佛置身事外的语气让叶秋微微有些恼怒。他硬把叶修拧转过身面对自己,此时的叶修没有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只是面无表情,明明对视着,漆黑的眼中却似乎没有他的存在,明明那里倒映着自己的身影,这让叶秋略微有些心慌。

 

叹了口气,叶修伸手揉了揉叶秋的头发。

“回去吧,你不应该在我这里一直待着的,家里还在等你回去。”

想到家里面的事务还需要自己去处理,叶秋就有些硬气不起来反驳叶修的话,

“好吧…我过两个星期就回去…”

“明天。”

“不行!机票都没买呢!再说了…你不想多睡一会儿我还想呢…“

“那就后天。”

“靠…”

 

意识到叶修是真的想赶他走,叶秋气恼的直接用唇堵住那恼人的嘴。

这个人只会推开自己,但也许,这样的关系也是他作的。

呼吸越来越重,衬衫又被丢到了一边,手掌又开始游走,颈间的刺痒在烙下红痕。

待叶修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床上和叶秋又一次不和谐的运动到了一起,是的,又。

叶修眯着眼躺着床上,明明喉间已经不受控制的因为快感不住的轻哼,细长的眼睛透过缝隙直直的看着叶秋努力耕耘的样子。下身被撞击的感觉,最深处被刺激的瘙痒感,手掌揪住了床单。

 

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

变成这种,混乱不堪,纠缠着谁也无法脱离的关系。

这种畸形,扭曲不堪,无法向任何人说明的关系。

 

是第一次因为叶秋喝多了,他也沾了一点,稀里糊涂的做了不该做的事情才导致的开端?

之后慢慢变得不一样的关系,和一而再再而三重复的错误?

错误…是错误吗?

 

他不知道。

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的莫名其妙的情愫吧。无关酒精,无关错误。就只是想做而已。或许就是被那本就应该被扼杀在摇篮里,却无法被扼杀的情愫推使的吧。

 

或许是错误吧,即使像叶修那样的厚脸皮,也无法毫无芥蒂的将这不伦的关系昭告天下。但是心里真的认为是错误吗?

 

他也没有后悔过吧。

叶修意识逐渐迷蒙,一只手轻轻的抚上了叶秋的脸颊,上面有细密的汗。失焦间似乎看见了叶秋怔愣的脸,手背传来了覆盖的温暖触感。

 

“叶秋…”

薄唇微启。

明明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双唇相覆的时候却一个凉薄,一个炽热。两个人就像是汲取着对方身上的温度,祈求从中寻找慰藉一般,紧贴在一起。

任由叶秋在他身上种下一点点占有的痕迹,叶修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攀在了叶秋的背上。

 

“唔…慢点…年纪大了受不了…”

 

叶秋喷笑。

“少来。”

 


 
评论(4)
热度(53)
© 鹿子か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