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和的杂食大变态 (●'w'●)
透明色诈尸大户。卡文爱好者。
all叶。剑三。

【全职】【ALL叶】当作死的冯宪君组织了联盟聚会01【慎入!】

文案|鹿子


记一下先免得忘了...

纯脑洞段子!

第二天早上发现酒后/喝了奇怪的东西失贞的段子:)  

让我捡起节操来,嘿咻!

-----------------------------------------

当作死的冯先生组织了联盟职业选手聚会,而大家都在灌酒的时候,叶先生不负众望地倒下了。【嘿嘿

所幸大家都住在一家酒店里也就是房间不同罢了。

虽然是两人一间,但相信当其中一人有需要的时候,另一个人就会神秘消失离开对吧!((*´∀`))ウキャキャ

这时候会有哪些勇士要主动送他?

又是哪位勇士成功闷声作大死

※好感前提

------------------------------------------

作为聚会组织者的联盟主席冯宪君,看会场上各路大神都很给面子地到场了,虽然都穿着便服,但都是一表人才(?)的样子啊!

不枉他还安排了在这家贵死人的酒店吃自助餐啊!冯宪君抹了抹感动的泪水露出了高兴的笑,但当他举起酒杯找各位大神们敬酒的时候却发现——


由左到右一个一个看了过去,蓝雨、霸图、微草、轮回、烟雨、嘉世、三零一度...blablabla,虽然分布得很散乱,但是主要人物该到的都到了啊!

诶诶诶等等!

兴欣的人都在啊,连老板都来了呢!

诶叶修人呢?


“叶修人到哪儿去啦?”

该不会就他没来吧...?

冯宪君觉得有点蛋疼菊紧不可思议,赶紧找到陈果想要问清楚。


陈果愣了一下,”来了啊!“

”那人怎么不见啦?!“

冯宪君傻眼道。


路过的喻文州这时候倒是插上话了。

“叶修不能喝酒的,一杯倒。”

喻文州脸上露出了笑意,顺带指了指在角落拿着盘子大吃特吃的叶修。

看这时候大家都发现了叶修的所在,还露出一副“哦原来是这样!”的表情,陈果感觉自己有点脱力了。

不是她不想说叶修在哪里,而是这说出来真的很丢人啊...

叶修本来就不想来了,这会场不能抽烟嘛,就更不想来了,要不是老魏在旁边扯白说‘不吃白不吃,不能让冯宪君那货少花钱!’,估计他就直接窝在训练室里一星期了...是啊聚会七天呢!

要不是他们出来的时候把叶修给拖上了,估计回去之后,叶修身上就该长蘑菇了吧?


“叶修,你这家伙在这里干嘛呐?”

黄少天端着盘子大大咧咧地逛悠的时候,看到叶修在角落里埋头苦吃,脚下立马刹车拐了个弯,走近叶修猛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叶修嘴里的意粉顿时掉了出来。

”靠,你恶不恶心啊!“

黄少天看着叶修从嘴里喷出来的东西,被恶心到的往后退了一大步,来之前好好收拾过的脸也抽搐了的起来。

”这怪谁啊我艹...,“叶修一脸你明知故问,”不给抽烟还不给吃么?!“

”行行行,你吃!你吃!“


叶修看着故作无奈的黄少天,嘲讽地笑了一下,把那坨恶心巴拉的东西扫进垃圾桶,继续埋头吃。

黄少天看叶修面前有空空的两个盘子,他自己手里还拿着一个,有些惊奇的问:“你还吃得下啊?!不是吧,你是不是上辈子赶投胎没吃饱啊?!”

“呵呵,你呢?吃这么点?”叶修斜眼扫了一下黄少天手里的盘子,几片菜叶一块肉,不知道的还以为冯宪君怎么虐待他们了。

“上辈子吃太多撑死成死猪了,这辈子啥都吃不下了是吧?”

叶修无视黄少天如同吃翔的表情,语重心长地学黄少天刚刚拍他肩膀的样子拍了回去,“这可不行啊少天,你这样子本来就瘦了,再瘦下去蓝雨再好的伙食也救不了你啊,文州可是会很心痛的呀!”


”我靠!说得好像我跟我们队长有一腿似的,你恶不恶心啊?!该不会你对我们队长有意思吧啊,是不是?你存心的吧?啊?!所以就特讨厌我跟我们队长挨这么近天天都见得到还一个战队的是吧啊?!叶修你咋心这么脏呐就说玩战术的心都脏说的真对啊呸呸呸我们队长心一点都不脏就你心脏!“

叶修一听黄少天开嘴炮,还越说越不带标点符号,立马懒得理他了。

黄少天抽搐着拍掉放在他肩膀上的手,恼怒地开始想要怎么折腾回这个家伙,居然这么想他跟队长,还不回话!太可耻了!


诶,有了。

不是不能喝酒吗?嘿,这个好解决。


黄少天站起身,开始四处找白酒。

这地方要找白酒,应该不难吧?

刚这么想着,旁边就转悠过来了一个侍应生,受伤的盘子上有一杯杯白酒,还有倒酒的酒壶。

黄少天看到以后眼睛一亮,揣起放在一边装饮料的杯子就走过去,

”诶诶那边那个,那壶借我一下!“

说着就拿起那个玻璃壶往那杯里装了大半杯。要是这时候被冯宪君看到了估计就该哭了,这酒可贵了,冯宪君开始还想着联盟大多是孩子,年纪长的又喝酒的不多,所以也就只买了一壶,还贼贵贼贵的,本来嘛,喝这酒就是一小杯一小杯,一壶就够了!

可惜冯宪君想得太美了!总有些作死的人不会让你过得很快乐的:)


黄少天倒完之后,想着快点看到成果,心里不住的幸灾乐祸,脸上勉强维持住平常的表情,快速往叶修所在的角落走去。

”叶修,你还在吃啊?“黄少天强装一脸惊奇,实际在心里快笑死了。

”这盘吃完就不吃了,饱死了,对了,你又过来干嘛?怎么你们一个个战队队长啊主力的有事没事就到我这里来,没被嘲讽够?!“

”放屁,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黄少天赶紧回到自己想说的主题,”诶你吃这么多,水怎么一点都不喝啊?不口干?“

叶修挑眉,“怎么,你特地装了水给我?”,说着还往黄少天手里的杯子看了一眼。

“那是!我这么对你你还嘲讽我,说什么都应该立马痛哭流涕做出反省以身相许...啊呸!”

黄少天赶紧止住话头免得往奇怪的方向发展。


“好啦给你啦。”

“这么好心?”

叶修怀疑地看着黄少天,谁都知道这么做一看就是不安好心。

“我先喝一半给你看看行了吧?”

“哦?喝啊。”

叶修无所谓的耸耸肩。


黄少天拿起杯子就灌了一半下去,然后拿给叶修,

”看吧!一点都没事!“

啊啊啊艹艹艹辣死了辣死了!

黄少天摆出一副‘你看我没有放什么奇怪的东西吧我都喝下去了’的样子,看的叶修噗嗤的笑了出来。

”行了你,我有点感冒,鼻子塞着呢,所以你搞这么名堂我也闻不出来。算了,这陷阱我就踩一回吧,看你能弄什么花样。“

说着就拿起了杯子。

快要整蛊成功的快乐让黄少天有些飘飘然,但他还是努力的回了一句,

”靠,哪有什么花样!“

是什么花样他自己最清楚了,哈哈!!


其实叶修本来想着的是反正有七天,就算他做了什么也有时间给他缓缓,更是有的是时间给他整回来。

但当叶修一边开始喝,一边眯着眼看着黄少天的时候,第一口刚下去,叶修就像被电了一样微微一颤,脸上浮起了一点红晕,眼神开始变得迷离,让黄少天看的直脸红心跳,他还没看过这个样子的叶修,没想到还挺诱人的...呸呸呸!

就在黄少天还在呸呸呸的时候,叶修的手突然有些松动,杯子开始颤巍巍的往下移,顿时让黄少天回过神来,赶紧的爆手速在杯子脱落的时候接住了。

黄少天刚松了一口气,余光又看见叶修软绵绵的倒在了沙发上,对叶修的现状无能为力的黄少天那叫一个欲哭无泪,早知道刚刚就不干这事了...


-------------------------------------------------

接下来是各个人的分支,接着上面的往下写,不分顺序,想到谁的就码谁的,扩写的话以后再考虑^▼^

p.s.以下内容慎阅!有冷cp,小心被冻=v=

-------------------------------------------------

(只有这篇包子的稍稍的多码了一点,主要是想看看能怎么写,其他的就写一个起来的反应,因为本来脑洞开的就只是这样的^q^)【别拍qwq!


包子篇-<少说多做!>

 

 

 

 

”诶?老大?“

包子正在跟魏琛、方锐胡扯海侃的时候,余光突然扫到叶修软绵绵的瘫在角落的沙发上,旁边还有一个黄少天,毫不犹豫的就甩下还在侃的两个人,朝叶修那儿走过去。

”喂你这家伙对老大做了什么?“

包子说着就揪起黄少天的衣领,一脸愤懑。幸好是没人注意的角落,不然一看这动作,估计还得闹起来一会儿。

”我...你看见我做什么了吗?!叶修他自己喝醉了好吧?!“

黄少天刚想解释,但又一想,不对啊!我为啥跟这二货解释?

看来是忘记了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这样啊,既然你这么说就相信你吧,我带老大去休息了!“

包子一脸正经的松开黄少天的领子,还一副‘我就知道你这家伙还是个好人’的样子,弄的黄少天哭笑不得,估计是因为心虚,连嘴炮都没开。

包子走到醉倒的叶修面前,一把扛起来就往电梯那儿走,看的黄少天一愣一愣的。

没想到啊,包子一看起来长发瘦弱帅小伙儿,居然力气这么大!虽然有点儿肌肉,但也不算壮啊!啧啧想不到想不到。

但包子走了两步,突然回过头来,“狮子座,以后也得做好人啊,不然的话,我可是正义的水瓶座,我会代表月亮收拾你的啊!”说完还没等黄少天有什么反应就继续迈步走了。


包子扛着叶修,利索的拿房卡刷开门,叶修今早刚教过他,以防万一他不会开这样的门锁。

包子把叶修轻轻的放在了他的床上,刚好他俩是住一间的,所以包子毫无障碍的就翻出了叶修的衣服,准备帮叶修洗个澡再睡觉。


包子把叶修的衣服放在一边,撩起袖子就准备进洗浴间开水,这时候他突然看见一边放着矿泉水的柜子上,除了大瓶大瓶的以外,还有一瓶小的,包装也不一样,看起来特别高级,上面写的全是包子看不懂的弯弯道道。

大瓶的给老大喝,肯定喝不完,加上他自己刚刚在侃大山的时候也不知不觉的吃了一堆东西,剩下的肯定解决不了,过夜的水喝着不好。 这小瓶的嘛,一看就不一样,看着就知道他们俩加起来能解决。


包子满意的拿下那小瓶拧开,试着喝了一口。

嘿,还有一点儿甜味,合着这还是糖水啊!不过也行,给老大喝也可以了!

想着又多灌了几口,拿开一看,快半瓶已经没了。

包子捞起叶修,用瓶口一点点灌,也没想过叶修介不介意沾他的口水,不过估计想到了也不会在意吧,包子一定会说:兄弟嘛!


把空了的瓶子丢到垃圾桶,让叶修躺平,包子就去放水了,但放着放着,包子就感觉有点不对劲。

“怎么这么热啊,还痒痒的,昨天明明洗了澡啊。”

包子这回倒是谨慎了,等水温了之后就把水关了,企图去摇醒叶修问问是怎么回事,但一踏到床边,包子就发现叶修也不对劲了。

叶修正在床上乱动,还在扯衣服呢。

”诶老大,你也觉得身上怪怪的啊?老大,老大?“

包子使劲地摇叶修,终于叶修眼睛迷迷糊糊地睁开了一条缝,

”包子...?“


“老大你认出我来啦!”

包子嘿嘿一笑,但是过了一会儿,整个情势就不一样了。


【拉灯】

“唔...”

“诶诶老大你扯我衣服干嘛?诶这里能碰的吗?啊...不愧是老大,真舒服...诶老大我来我来...”

“啊...别、唔——!“

【拉灯】


第二天早上一醒来,叶修就觉得自己这个腰酸背痛,动一下都不行,就想要散架了一样。


”啊...!“

叶修稍微的挪了一下,却叫了出来。

啊啊为什么他后面有点滑溜溜的!嘶...还有点痛...怎么回事?!


”啊,媳妇儿你醒啦!“

一听这声音,一听这话,叶修就像被雷劈了一样。

“什么?”

叶修一转头,就看见包子只手撑着头,侧着身子看着他笑,眼睛亮晶晶的。

这本应该是赏心悦目的画面,叶修却怎么样也笑不出来,本来包子长得就挺帅的,就是头发有点长,一看这露在外面的部分就知道包子现在正光着膀子,不过身材倒是不错。

再转过来低头看看自己,也是光着膀子,一看这红印子就知道是吻痕,跟狗啃似的,胸前那两点小尖还又红又肿!再看下面这触感...估计也没穿,身材啊...就是一白切鸡。


但现在不是议论身材的时候啊...叶修欲哭无泪,平时耍无赖可以,现在这样子还耍个毛线啊?!


”包子,这是怎么回事?“

叶修忍住太阳穴的跳痛,转过头去问包子。

”就是咱俩上床了呗,昨晚。“

包子乐呵呵地说,样子别提多高兴了。

叶修看着包子的样子,真可谓悲喜交加,这一看就是找着媳妇儿的乐呵样啊!要是平时他还会道声恭喜,可是现在明显的这媳妇儿是他啊!啊呸他才不要做人媳妇儿!

“我上了你,所以我会负责的!咱以后就好好过吧媳妇儿!”

听包子说这话,叶修也是老脸一红,叶修本来也是厚脸皮的人,但是对着自己招进队里的后辈,特别是包子,说实话,真的赖不起来。


”包子,我们打个商量吧,能别叫我媳妇儿吗?“

”那叫啥?相好的?相公?骈头?奸夫?“

”......这些都是不能叫的。“

”那我该叫啥啊?“

”该叫啥叫啥。“

”那不就是媳妇儿嘛?!哎哟媳妇儿,你绕着半天不还是要我这么喊你么!”包子笑着就从被窝里牵住他的手。


叶修被驳得不知该说什么好,他直觉再说还是这结果,于是在心里叹了口气,面上也做出无奈的神色,”不说这个了,先带我去洗澡吧,我现在一动就难受。“

”行!“

包子也爽快,撩开被子就抱起叶修往洗浴间走,而叶修被他抱到怀里之后始终捂着眼睛,耳根红尽。

因为刚刚包子站起来撩开被子的时候,分明也是一丝不挂,而他的眼睛则好死不死的扫到了包子那沉睡在毛发中的物什,卧槽,比他还大,什么道理这!没硬就这个个头,硬起来还得了?怪不得他屁股一直痛,不过幸好酒店还有润滑剂和套子,剩下这六天还自由活动,不然他今天估计没救了。


叶修松了一口气,任温热的水洒在他身上,舒服得令人喟叹。

包子的手在他身上游移,不过看起来是在帮他抹沐浴露,所以叶修也没说什么。

“...媳妇儿啊...?”

“嗯?什么事?”

太舒服了,以至于叶修都无视了那个称呼。

包子见叶修应了这叫法,眼睛一亮。


......

“......”

“媳妇儿啊...我、我又硬了。”

“你说啥?”叶修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媳妇儿,我又硬了...咱再来一次吧?!”

“想都别想...唔!”


......

“媳妇儿...唔、你真紧...”

“啊...唔...少、少给我胡说八道...啊!”

“媳妇儿...你后面真会吸...啊...唔...”

叶修忍住快感,抖着手在包子握住他腰的胳膊上用力打了下去。


......

”媳妇儿...舒服不?“

”...废、废话...唔——!“


......

“媳...”

“...唔、少说多做...啊...你不懂吗!别...别给我学...哈、啊...黄少天那个话痨!”

“是!媳妇儿!”




-END-

---------------------------------------------------

不知道太太们对这个短小篇看法如何?

希望食用愉快^q^!


-----------------------------

脑洞开太大版本


作死的老鸨奉献君看见叶神大大资若扶柳、“仪态万千”地被灌倒了,惊喜地大喊:“大大倒了大大倒了!哪位勇士想要上?!!”


各大豪门队长“噌”的一下开足马力扛起叶神大大就消失在总统房门内。


奉献君眼中闪着泪花,挥起粉色的小手帕对着场下失望的其余联盟选手说道:“恭喜各大队长拔得头筹~!大家也不用难过,明天继续!后面六天还有机会的哈~!≧▽≦!!”


场下众狼顿时狼目放光。


-------------------------------------------

所以大家都能明白冯宪君先生才是蛇精病的对不对!

窝、窝可是炒鸡正常的哟!(*゜ロ゜)ノ

太太们要明白作死的才不是我呢!!

来请跟我念一遍:作者的节操好好的安在身上呢妥妥的!

 

 

 

-------------------------------------------

剩下的就是段子了,慢慢放=v=





 
评论(8)
热度(137)
© 鹿子か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