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和的杂食大变态 (●'w'●)
透明色诈尸大户。卡文爱好者。
all叶。剑三。

【全职】【伞修】喂

我只是...在想给太太写的伞修的时候...突然想到这么一幅画面

所以我就写了出来。大家可以当做一个梗。

可惜我不会画画,不然我就可以画出来了:(


---------------------------------------------------

【伞修】 《喂》

文|鹿子


叶修踉跄着从到达H市的火车上走下来。

时节临近冬季,H市的天气已经很凉了。

叶修身上却只穿了单薄的白体恤跟牛仔裤,冻得嘴唇微微发紫。


但叶修好像丝毫不在意,只是目标明确,像是被人追赶似的一路狂奔到附近的报刊亭,颤抖着手,拿出钱买了一张电话卡。

报刊亭的老板看见叶修这副样子也不忍心,”这位小哥啊,你咋不多穿件衣服呢,现在这天挺凉的啊!“

”没事...我不冷。“

叶修明明冷得有些发抖,脑子却好像一点都感觉不到。冷似乎只是身体的反应,心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18岁的苏沐秋,在一个月前因为车祸死了。

叶修的心已经冻得发麻。


拿到电话卡,叶修躲进了一遍的电话亭,电话卡插了好几次都没有对准入口。而当叶修快速地按下数字键以后,电话里终于传出了苏沐橙的声音。


”喂?”

”沐橙,我是叶修。”

”修哥你去哪了?!“

一听是叶修的声音,苏沐橙的声音带了急色。


闻言,叶修猛地死死地捏住了话筒,青筋微凸。

转眼,又慢慢地松开手。

”...我被抓回去了。“

”那、那你现在在家?“

”我在H市的火车站。“

”我去接你!““不用了。”叶修顿了一下,想说些什么,却喉咙干涩。

“我...晚点我会去你那里。”

“...那好...你小心点。”

“嗯...放心,我不会再被他们抓回去了。”

“嗯,晚点见”

“晚点见。”

叶修说着就挂上了电话,瘫在了电话亭的玻璃板上,无力地滑下。


一个月前,苏沐秋出了车祸,当场死亡。

曾经离他最近的人,就这么没了。

他跟苏沐橙拿了他们剩下的钱,好好的把他葬了。

却在第二天被他家的人抓了回去,锁在小房间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但他还是偷偷窜通了叶秋,拿了好几百块钱,死命逃出来。


本来应该用来打野图的技术却用来逃跑。

要是被那个家伙知道了,会被嘲笑的吧。

不过...现在他就算心甘情愿被他笑,他也不在了。

叶修苦笑。


叶修站起身,他再这样懦弱,可是没办法去见那家伙的。

深呼吸,拧开门把,叶修到了马路边拦车。


坐进了的士前往南山陵园。

叶修一直看着窗外,曾几何时他也跟苏沐秋一起走过这些地方。

他刚刚站在马路边,想着的,居然是他如果往外再踏出几步,是不是就可以跟着他一起走了。


可是他的责任不允许。

沐橙还小,他也死了的话,谁来替苏沐秋陪她?

这么大的社会,一个小女孩,能怎么活下去?


站在南山陵园的入口,叶修慢慢地往里面走,明明只走过一次的路线,却好像烙印一样。

而最终,他站在了他面前。


他的墓碑面前。


叶修想蹲下去,却无力的摔在了地上。

墓碑上是一个少年的照片,笑得很灿烂。

曾经这个笑容就是叶修生命里的阳光,而现在这个阳光已经成为了一张风吹雨打都无法改变的照片印在墓碑上。


”喂,我来看你了...“

理所当然的没有回应,叶修也不多想,只是靠着墓碑自说自话了起来。

”喂,你不是说要陪我一直走下去吗。“

”你走了谁陪我打荣耀,谁来陪我打遍天下无敌手。“

”喂,不是说要一起把沐橙养大吗,怎么你现在就把我们丢下了。“


叶修原本的面无表情终于有了裂痕。

他伸出手,抱住了墓碑,但在他心里,他抱住了苏沐秋。


牢牢的抱住了他,不放他走。


”喂,其实你没事的对不对,一直都是在骗我。“

”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眼泪终于从眼眶里掉了下来。

叶修用力的抱着墓碑,泪流满面,眼眶红的吓人。

苏沐秋的墓碑打磨得很圆润,就像他这个人一样。

叶修的手抓着墓碑,骨节狰狞而泛白,似乎这一抓,耗尽了他一生的力气。

只为抓住苏沐秋。


”喂!!你给我出来!!“

叶修爆发出吼声。如同末路穷途的困兽再做最后的斗争。

明明已经头破血流,伤痕累累,也不愿意向现实屈服的困兽。


”你这混蛋!!不准死!!“

”是谁说要跟我在一起的!!“

”是谁说喜欢我的!!“

”你说!!是谁!!“

声嘶力竭的喊完以后,叶修精疲力尽了。

他真的...没有力气了。

没有力气硬撑,没有力气否认现实了。


好累啊。真的好累啊。

你在哪里啊,为什么未来要我一个人走下去?

明明说好一起的不是吗?


他用尽全力逃出来,饿着肚子赶火车,千里迢迢到H市,就是为了他。

而如今,他看到的是他的墓碑,和上次走之前一样。

没有一个叫苏沐秋的少年突然蹦出来告诉他,其实这一切都只是梦。


叶修喘着气,眼前的一切被眼泪覆盖的看不真切。

“...苏沐秋...苏沐秋...你这个贱人...”

他一直叫他喂,是因为他还没有承认他死了的事实,即使亲眼看着他进了焚化炉也不认。

他不想认输,可是他不得不认。


眼泪还在流,但叶修却丝毫不差的摸准了照片的位置,对准了苏沐秋的笑脸,小心翼翼地,吻了下去。

眼泪温热,脸却冰凉。

嘴唇亲吻到的地方,也冰凉无比。


良久,嘴唇与照片分离。

叶修奋力的将眼泪抹去,再次看清这张脸,在心里一笔一划的勾勒他的轮廓。

眉毛,眼睛,鼻子,嘴巴,耳朵,脖子。

而那个笑。

以前叶修又多爱这个笑,现在就有多恨这个笑。


“...明天再来看你...”

叶修扶着墓碑站起来,看似冷眼瞪着苏沐秋那张脸,然后头也不回的往来时的路离开了,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而那天苏沐橙打开门之后,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叶修。

一脸倔强,还有点青涩的面孔,眼睛通红却装出没事的样子,鼻子也被冻得红彤彤的。


后来的那一个月,叶修每天都会去陵园看苏沐秋。

每天都过去陪着他说话,最后再骂着苏沐秋离开。

然后自己又一天一天的瘦下去。


这一切苏沐橙都看在眼里。

她不是不痛,她也痛。但是这一切都不一样。

她失去的是哥哥。


叶修失去的,是陪伴他走完后半生的人。


饶是如此,苏沐橙也看不下去了,她虽然小,却也很懂事。

她不忍心看继续这样颓下去,看不见前进的路,连以前最喜欢的荣耀都没有在玩了。


“修哥...今天别去了行吗...?”

这天,苏沐橙终于在叶修要出门去陵园之前,拉住了叶修的衣角,犹豫良久,还是说了出口。

”怎么了?外面天气没问题啊。“

其实叶修到陵园,是风雨无阻的。

”...以后也少去行吗...?“

叶修脸上的笑一僵,却什么都没说。


苏沐橙看叶修不说话,也急了,眼泪一下就盈满眼眶,

“修哥你不要去了好不好,我求你了,哥哥他已经不在了,不会活过来了啊,你这样下去身体会不行的...算我求你了?你向前看吧...你才十八岁...未来还有很长的路啊...!这样下去你会累的...我也很累啊...”


叶修低下头,好好拨好的刘海滑了下来,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剪了,遮住了叶修的眼睛,让苏沐橙看不清他的情绪。

沉默了一阵,叶修才抬起头,把刘海好好地拨开,苏沐橙这时候才看清叶修有些红的眼眶,脸上是苦涩的笑。

“沐橙,我就去今天最后一天,也算我求你了。今天是他的生日,难道你也忘了吗?”


苏沐橙闻言身体一震。

她这阵子都在担心叶修,脑子都被叶修的近况挤满了,忘记了今天是她哥哥的生日。

明明...才走了几个月不是吗...


苏沐橙的手一松,叶修得以脱身。

“谢谢你,沐橙。”

叶修见苏沐橙不再说话,头也不回的踏上了去陵园的路。


铁门关上后,苏沐橙无力地坐到了地上。

”...呜...呜呜...呜啊啊啊...哥哥...啊啊啊...!!“

大颗大颗的眼泪掉到地上,还稚嫩的脸上布满伤心。

”哥哥...呜呜...对不起...我错了...呜呜...“

”...哥哥...怎么办...呜呜...明明你都在梦里告诉我要好好让修哥振作起来了...嗝...呜呜...我还是没做到...呜呜...嗝...“

”怎么办啊哥哥...我好没用哦...呜呜...修哥更难过了怎么办...呜呜...你...嗝...明明想要他开开心心的啊...呜呜...“

小小的苏沐橙在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大哭。

她忘了相依为命的大哥的生日,是因为她最喜欢的大哥在梦里告诉她,要想办法让她的叶修哥哥振作起来,不要再难过了。

但这一切,叶修并不知道。


而此时在另一边的陵园,叶修把他顺路摘的一大把花放在苏沐秋的墓前。

在H市熬了这么久,都是上次剩下的钱养的他,平时他颓废的时候还得靠年幼的苏沐橙照顾他,这么一想,今天沐橙说的话都是应该的。

而他也不应该再花仅存的不多的现金了。

所以他只是摘了一大把花,认认真真的把他看到觉得好看的都摘了下来。


“喂,苏沐秋,生日快乐。”

“一天不见你还是老样子啊。”

叶修冷笑,却不知道他现在说的话多令人心酸。

因为这是最后一天了,下次来,估计要等到清明了吧。

“明天开始,直到清明节我都不会再来了。”

“这段时间,苦了沐橙了,明明是要照顾她的,我却没有做到,对不起。”

“明天开始,我会赚钱想办法把沐橙养大的。”

“要想我,听到没有?!”

“不对,你应该天天都想着我才行。”


看着苏沐秋的照片,叶修语塞了。

叹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抽出一包烟,特别廉价,做工也差的烟。

拿出打火机点燃。

叶修狠狠抽了一口以后,就把烟放在了苏沐秋的墓碑顶上,转身就走。


喂,就算所有人都忘记了你,也还有我记得你。


其实苏沐秋很讨厌烟的味道,叶修也是故意的。

其实这只是一个通知,告诉他,我会抽烟了。


苏沐秋不在了,而叶修学会了抽烟。


回到住的地方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冬天的H市,天黑的特别快,何况是他刚刚花了那么多时间摘了那么多花。


叶修走到小小的阳台,像在苏沐秋坟前那样,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每次在烟雾缭绕里,他都好像活在还有苏沐秋的世界里。

还能听见他的声音。

”...叶子。“

”叶子,我这辈子就赖在你这里了!“

”笨蛋叶子。“

”叶子!今天我们再继续刷副本吧?!“

”叶子你看,外面的人居然在抽烟,哎哟臭死了,你可别学他们啊。“

”喂...叶子?“

艹!要说他就自己来!人都不在了说个屁!

叶修狠狠地将嘴里叼着的烟丢到地上,像是把它当做苏沐秋一样狠狠地踩了两脚,转身就进了房间。


阳台上的烟却还在冒一点热气,就好像叶修对苏沐秋的想念,再冷风中不甘的摇曳。


在那之后,叶修变得很坚强,性子和以前相比有些变化,厚脸皮,嘲讽别人的技能比以前更厉害了。


最重要的是,叶修变成了能接受现实的人。


后来叶修带着苏沐橙一起进了嘉世,实现了他会把苏沐橙好好养大的承诺。

再后来他从嘉世离开,然后有了兴欣。

再再后来,他重回联盟,打赢了轮回,再次拿下了冠军。

谁都不知道叶修在想的事情,除了证明自己的技术没有退步以外,还有别的。


他除此之外,还想跟苏沐秋说一些话。


你的吻,还有所有你在我身上留下的痕迹都已经随着时间不见了。

而荣耀和君莫笑是我现在剩下的你唯一的痕迹,我怎么可能放手。

哦对了,还有你在我心上留下的疤。


后来的后来,很多很多人都知道了叶修,

知道叶修已经拿了很多冠军,

知道叶修的ID是君莫笑,

知道叶修特别会嘲讽。

知道叶修没有手机。

知道叶修会抽烟,

甚至还知道了叶秋有个死去的好友叫苏沐秋,是苏沐橙的哥哥,


却不知道叶修喜欢一个人呆着,

不知道叶修喜欢一个人想着苏沐秋,然后抽一根烟,

不知道叶修喜欢苏沐秋,喜欢了十多年,从来没变过。


而这些后来都没有了苏沐秋的参与,只有叶修一个人,还有他身后的兴欣战队。


在赢下第十赛季以后,兴欣在狂欢。

而在狂欢以后的深夜,叶修在阳台凶猛的抽了半包烟以后,走回了房间,静静的躺在床上。

手臂盖着眼睛,黑暗中,没人会去看叶修的表情,注意叶修的情绪。


叶修刚刚在想苏沐秋,现在也在想。

夜深人静的时候,人总是喜欢想太多。


喂,你在哪,在地下一个人无聊吗。

喂,你在哪,为什么我看不到你。

喂,你在哪,最近都很难在梦里看到你了。

喂,你在哪,你在想我吗。


喂,苏沐秋,

你在哪。

我想你。



-END-

-------------------------------------

我并不清楚苏沐秋的忌日是在什么季节,但是因为脑子里想着的是冬天,我就写了冬天,希望大家不要计较。

这篇文真的是...我真的拼尽了全力了。

我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文,不知道把握的好不好。

或许没能感动你们,但我至少感动了我自己,我觉得很满足。

我觉得够了。

希望各位太太看完之后不要找我谈人生啦...qwq


我有预感我发了这个会有生命危险...(。・ω・。)



 
评论(16)
热度(37)
© 鹿子か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