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和的杂食大变态 (●'w'●)
透明色诈尸大户。卡文爱好者。
all叶。剑三。

ALL叶 - 作死系列番外【七天第二夜02】

大量混乱肉出没,请慎重!!!
下一篇为第三夜。
韩文清,肖时钦,宋奇英,乔一帆
双龙出没请注意触雷

熬夜等的妹子们辛苦了!!
虎摸~ (# ´ ω`#)ゞ




“叮--”
电梯一下子就到了顶层的大套房,乔一帆乖乖的接过韩文清手里的房卡,把光看样子就比楼下的要大一倍的高大上房门刷开。
套房里头是有客厅有厨房有房间的装修,电视后面直接就落地窗了,外头还有个独立小阳台,放着躺椅。叶修用力地抬起上半身,努力地想要看看套房的布置,只可惜他没有腹肌,肚子上只有一小坨肉肉,只看了一下就没坚持住,又给趴下了。

再次看到头顶以上的地方的时候,叶修已经被摔到床上了,背后的冲击让他吓了一跳,一抬头就看到鹅绒的帐顶,还有中间小小的灯。再看回眼前的四个人,才发现他们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叶修有些目瞪口呆,“这么早?!”

肖时钦正脱着上衣,露出匀称的身材,看到叶修傻眼的样子,很是好心的拿起放在一边的手机,扫了一眼,回道:“八点四十三,是挺早的,但不如前辈和黄少天做得早。”
这样一说,叶修倒是不好回嘴了。
翻箱倒柜找出需要的东西以后,厚重的帘子就被拉上了,隔绝了床上和床以外的空间。里头暗无天日,就如同印证叶修即将再次不保的菊花的未来一般。

黑暗中,一只不算太大的手摸上叶修的脸和脖子,像是在探索方位一般,挖掘着他还不知道的敏感位置。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叶修不由得伸手抓住那只作祟的手,挑了挑眉,“一帆?”
“…嗯。”
那头的气息一顿,有些羞涩的应道。
下一秒叶修的嘴就被占据了,接吻的技巧很青涩,却让叶修慢慢的被勾起火。亲吻由蜻蜓点水的浅尝,到伸入的缠绵,原本该就此陷入的叶修却呼吸一滞。
“唔唔唔唔唔!”

叶修一下瞪大了眼睛,连忙空出一只手四处摸索,终于让他如愿以偿地摸到顶上小灯的开关。快速一按,灯亮了是亮了,却非常黯淡。
一开灯,暧昧的气氛就来了,这种昏黄的灯光下,叶修还是忍不住翻白眼。
就说是谁呢!叶修低头就看见肖时钦歪着身子占据了他胸前的两点乳尖,一边的已经在他嘴里了,另一边则被他的拇指和食指捏在手里搓揉。

这都还好…就是…
叶修眼角抽搐,却又忍不住开始呼吸急促。
“靠…你们霸图的人有病是吧…唔!”
韩文清把舌头伸进了他的后穴里,以进出的动作在里面作祟,而宋奇英把叶修半软不硬的性器含在了嘴里吞吐。
“不嫌脏啊?!”真是…别扭死了!

叶修的脸仿佛烧起来了似的,奇异的羞耻感一股脑地涌上来。这原本是叶修最缺的,却在此时变得快把他给淹没掉。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确实从生理上给他带来了快感。中间隔着人,手没办法伸到那么远的地方,即使他想要按住下面两个人的头也是有心无力。所以叶修不由自主的挺了挺腰,想要更深入一点。

而韩文清的舌头在折磨叶修一阵子以后,就用手指代替了,这一下就是进去了两根手指。从刚才开始就备在一边的润滑剂,毫不客气地被韩文清直接将瓶嘴跟着塞进叶修的后穴,凉凉的触感让叶修突的皱了皱眉,接着就被里头抽送的手指分散了注意力,虽然不及人的性器粗,却也聊胜于无,更何况韩文清还在肉壁上细细涂抹,略微粗糙的指腹直接带来了刺激感。
一进一出,韩文清增加手指,快速的做扩张运动,但叶修却忍不住了,抓起一边的枕头就砸到韩文清的头上,“要做快点…!”
韩文清也不客气,撤下手指就把叶修翻转过来,让他跪在床上,换上腿间早已昂首的兴器,将蘑菇头对准不自觉收缩的后穴口,慢慢挤入。

破开紧闭的甬道,在温热中贯穿至底。叶修被插入的动作顶得向前,重心一下有些不稳,却在下一秒就被乔一帆扶住。如果只是扶住,那一切好说,可惜好死不死叶修的那张脸就对着乔一帆精神的弟弟。

“啊…!前辈对不起,我马上往后退!”乔一帆红着脸,不好意思让心爱的叶修前辈就这么面对着他苏醒的欲望,慌忙地就想挪远一点,生怕叶修尴尬。但叶修尴尬是尴尬,都到这一步了,他也不是什么脸皮薄的人,被韩文清捅得啊啊叫,手却伸到乔一帆腰间。
好不容易忍住呻吟,叶修开口道:“别动…过来一点…”

乔一帆愣了一下,乖乖地向前挪了一点,结果性器被叶修张口就含住。原本暴露在空气中,还感觉凉飕飕的,突然转移到温暖湿润的口腔中,天差地别的感受惹得乔一帆闷哼出声。
灵活的舌尖在沟壑间来回扫荡,细细地舔,像舔棒棒糖一样,又尽力把它纳入更深的地方。
“唔…前辈…很脏的…”
干净的手在叶修发间扣着,乔一帆埋陷在快感里的眼睛有些迷蒙,说出的话理所当然的没有得到回答。

指节分明的大手握着叶修的腰,正奋力的伏在叶修身上做活塞运动。肉红的性器每次抽出一点又再次重重顶入,直捣黄龙。韩文清粗喘着挺动腰部,下面的两个小球随着他的动作准准地打在叶修的下面,发出“啪啪”的拍打声。叶修的嘴被塞满而无法发出正常的呻吟,只是随着每一下撞击,喉头都会闷闷地吟叫,舌根在声音出来的时候,又会轻轻地挤压嘴里的蘑菇头,引得乔一帆拳头紧捏。

这边的三个人快乐了,被晾在一边的两个人可苦了,对着叶修自己上下抚慰的滋味,绝对没有进入那片地方来的美妙。肖时钦憋了一下,还是开口打断了这段和谐的运动。
“换个姿势吧,”想了想,补了一句,“下面的不用拔出来。”
韩文清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而乔一帆没有意见。

在乔一帆的性器小心地从叶修口中滑出以后,肖时钦将叶修翻转回正面朝上的姿势,让韩文清将他搂在怀里。坐着的动作明显让那性器进入得更深,叶修看韩文清现在没有要动的一丝,忍不住提起腰自己动了两下。
感觉到叶修的动作,韩文清嘴角勾起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靠近叶修耳边就是小声的一句,“欠操。”
热辣辣的鼻息喷在通红的耳廓,激起一阵酥麻。
而其他三个人自然是看到了这个,肖时钦伸手在叶修腰间的软肉上轻轻的捏了一把,调笑道,“别急,一会儿得是被干的时间。”

肖时钦向前靠近,按住穴口边上的肉,稍微向一边带,然后在叶修后穴已经容纳了韩文清的性器的同时,又伸进了一根手指。
叶修不干了,他已经可以预见肖时钦要干什么了。
叶修恼怒的就想把在里头开始扩张的手指拿出来,却被制止了。
“肖时钦你给我拿出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想都别想!”
“乖,忍一忍。”
肖时钦就像哄闹别扭的孩子一样,用空出的手摸了摸炸毛的前辈。

“忍你妹!”
继续摸,然后两根手指就进去了。

“嘶…痛啊!肖时钦你给我记着!”
“嗯,我会记着的。”

两根手指扩张的差不多了,第三根手指也进去了。看着叶修皱起的眉头慢慢平复,肖时钦将润滑剂挤在自己的性器上,完整地涂抹好以后,抽出手指,就着位置一挺而入。在全根尽没后,叶修痛出了一身冷汗,连原本还精神着的性器都有点软了。
“先别动…”

韩文清跟肖时钦知道叶修现在下面痛着呢,也不敢动,等叶修缓过来了再动作。
过了一阵子,叶修终于觉得好一点了以后,得到首肯的两人开始缓慢的进出。痛感慢慢减弱,愉悦渐渐从尾骨处升起,有些疲软的性器也在韩文清的的挑弄下也恢复了精神。
同进同出的速度加快,韩文清的手握住叶修的胯骨,控制他提起腰往下坐,肖时钦则握住他的腰,半跪在他身后,向叶修的后穴进出。

低着头的肖时钦视线所向,是叶修的臀部。韩文清除了拇指以外的四根手指正在臀侧死死地抓着,手指用力而陷入,勒着白皙有肉的臀瓣,意外的景象让肖时钦埋在里头的性器又大了一圈。

“唔唔…啊…好深…”
叶修眼周泛红,粗长的性器仿佛要捅到他失声一般,让他在云端上飘飘然。迷迷糊糊中,乔一帆的性器又到了他嘴里,而他的一只手被抓在宋奇英的手里,替他抚慰空虚寂寞的性器。

“…啊…要不行了…唔…”
声音已带上哭腔,身前身后,男人的粗喘带着满足感。

“…啊…快点…啊啊…”
叶修出声催促道,他已经临门一脚要攀上巅峰,奇异酥麻的电流由交合处蔓延,肉壁不住的收缩,绞紧,连呻吟都变得断断续续。
两人死守精关,再向深处冲撞几十下,终于缴出白浊,填满叶修紧窄的后穴。

叶修喘着气,靠在韩文清肩头,却听他来了一句,“还没结束。”
“什么…?!”
叶修快疯了,这样下去他迟早肾亏!

韩文清缓缓拔出还有硬度的性器,在里头浓浓的白浊快要滴下的时候,宋奇英接替他,重新挤入还没有完全闭合的菊穴,而肖时钦那头也是,换成了乔一帆。

宋奇英向前轻啄叶修的唇,而后含住吮吸,半晌亲热分离,才认真地对叶修说:“前辈,轮到我们了。”
说着就猛地向上一顶。

情欲的气息再次弥漫,同样尺寸不小的两个人在肖像已久的湿热地大力驰骋,快抽重顶的动作摇的叶修觉得自己骨头都快散架了,却又忍不住渴求地叫喊着想要更多,只有顶到最深出,挤压着那令人颤栗的地方才能满足他。

乔一帆靠近叶修的耳侧,将叶修微凉的耳垂含在嘴里轻咬,又舔过他的耳廓,暧昧的刺激着叶修的敏感处。而在叶修气息紊乱的时候,宋奇英也不客气,俯身从叶修脖子开始,向下一路留下点点红痕。

到结束的时候,肖时钦再看手机,都已经到了中午十二点多了。叶修被四个人折腾着做了几次,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整个人瘫在床上。
天知道为什么他们还会有力气继续来!

“带…带我去洗澡…呼…等一下…叫点粥给我…”
叶修被累得气息奄奄,脑子倒是还转着,知道要喝粥,不然他明天估计得痛得进肛肠科…

结果等进了浴室他才知道他是多么的愚蠢,他就算是爬着也应该一个人去洗啊!!
叶修在浴缸里头悔不当初。

他没有吃到午饭。

……
“…啊啊…慢点…唔…”


“…唔…靠…!你们还想做多久…啊!”





 
评论(16)
热度(181)
© 鹿子か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