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和的杂食大变态 (●'w'●)
透明色诈尸大户。卡文爱好者。
all叶。剑三。

【ALL叶】-地下情【蓝雨篇】

长段子集合,各种地下情场合 (ฅ'ω'ฅ)♪
好吧有长有短,别介意啦!

当各位攻叶人员配合着叶修搞地下情的时候,心里那种既想要意外的被发现从此大白天下,又怕叶修甩手走人心情是棒棒哒!
叶修想要等退役以后再公开,然后同居,毕竟还在联盟里打比赛,却离那么远,公开了难保有人作文章,影响比赛。
好了介绍完毕…
大概每个战队一个场合吧?
有人是进行中,有的是还没开始,有的是热恋,等等等等,总之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故事。

P.s. 有肉。那啥本来想写小卢的,但是我坐车打字晕车…






蓝雨-酒吧的场合

1、【黄叶】

兴欣和蓝雨在H市的酒吧里包了个包厢联谊。蓝雨的职业选手们可是两眼放光地向兴欣的美女们灌酒,美其名曰:联络感情。可惜唐柔几个妹子都一脸淡定地喝了又喝,一副千杯不倒的样子,完全没有兴欣队长那一杯倒的弱鸡属性。
理所当然的,叶修所在角落里郁闷的喝着无酒精饮料,旁边坐着乐呵呵的黄少天,两人的对比十分鲜明,叶修在郁闷联谊的选址,而黄少天在乐没有人会找叶修喝酒,当然,不排除恶意想要灌倒叶修,让他在沙发上睡一晚的意思。
“叶修叶修陪我去上个厕所!”
黄少天强忍着大笑的冲动,在黑漆漆的角落里偷偷摸摸的抓住了叶修的手,把他拿着的杯子放到桌子上,拉着他就往厕所走,站起来的时候还朝队友们吆喝了一句:“叶修他不太舒服,我扶他去厕所!”
“去吧去吧!不缺你们俩!”这话倒是真的。

厕所只有单间,但黄少天还是借着扶叶修的名头挤了进去,因为厕所门特别厚,估计是为了方便人有就近打电话的需求,厕所内部做了减噪的装修,但是如果要趴在门上仔细听,还是能听到一点微弱的声音的。
黄少天把门一关,仔细地锁好后,立马就暴露出真面目,嘿嘿笑着就从从后面抱住了叶修。
“叶修叶修快脱衣服!”
“脱个毛线!”
叶修伸手就往那毛手毛脚的作祟源头用力打过去,眼角抽搐。

“你带我到厕所来就是为了这种事情?!”
“哎哟我们这不是很久没见了嘛,离上次做都隔了三个月零八天了我都憋不住了…”
黄少天苦着脸,哀怨的把脑袋搭在叶修肩上,手却越过裤子伸到了叶修的内裤里头,摸着那软软的性器,开始爱抚了起来。叶修的呼吸随着动作慢慢开始紊乱,手不由自主向后攀住黄少天的后脑勺。而黄少天则就着,手上的位置,顺势将叶修往自己的方向带,用叶修圆润有肉的臀部往自己早已支起大帐篷的裆部挤压。

利索的脱下下半身的衣物,黄少天直接用手上的动作将叶修送入了高潮。将叶修射出的所有白浊都接在手中,再将它们都涂抹进叶修的后穴,草草用三根手指扩张好后,黄少天将硬得不行的性器挤入叶修紧窄的后穴。肉壁挤压着性器,仿佛要把它推出去一般,却又被黄少天全数进入。挺腰的动作由慢变快,越来越准确的顶到令叶修舒爽到颤抖的那一点,叶修感受着被粗长的肉刃不停地插入,下面胀得满满的,却令人无法抵抗。

偷偷摸摸的地下情,怕被发现的刺激感,让感官对快感变得更加明显。

“啊…啊啊…少天…少天…”
“…唔…哈啊…唔…”
抑制不住的叫喊呻吟,激昂的粗喘和低吼。

“…啊…啊…叶修…干死你…”
“…唔…啊…啊…废话少说…唔…”
年轻的肉体交缠,已经快要攀上情欲的最高峰。
叶修已经难忍射意,他开始努力缩紧肉壁,想要快点将黄少天弄泄出来。
“唔——!”
黄少天自然抵不住这样的攻势,重重顶入,在叶修一声声嘶力竭的呻吟中,将精华尽数射入叶修后穴。

结束了一轮的激战,黄少天没有就这么拔出来,而是又将脑袋搁在叶修的肩膀上,在靠近耳朵的地方,黄少天闷闷的叫着:“叶修…”
“干嘛…”叶修出了一身汗,连头发都有一些沾在了脸上。
“不准被别人干这里…”语毕将还在里面的性器又顶了顶,换来一声闷哼。
“你以为我是什么人,谁想上就能上?”
“只有我能干你这里…”
叶修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咚咚咚—”
“叶修?少天?你们还好吗,怎么在里面那么久都没出来?”喻文州温和的声音恰好地打断了叶修的回答。

“就出来!”
叶修愣了一下,大声回答道。
也是,在里面待了那么久,没有人来敲门才不正常。

“队长,你去干嘛去了?怎么在厕所门口站了这么久,是叶神他们出了什么事情吗?”
喻文州坐回原来的位置,拿起一杯啤酒,用杯沿遮挡住嘴角狭促的笑。
“没什么,他们一会儿就出来了。”
“噢噢,那就好那就好!”


里头
“叶修我们再来一发吧!”
“黄少天你给我去死,快点穿好衣服!”
“哎哟别嘛别那么冷淡…啊!”

“哎少天你的脸怎么了?!”
“这傻子刚刚撞到门了。”
叶修毫无愧疚感地回道。

呜呜…
黄少天哀怨的看着叶修。









2、【喻叶】
兴欣和蓝雨在H市的酒吧里包了个包厢联谊。蓝雨的职业选手们可是两眼放光地向兴欣的美女们灌酒,美其名曰:联络感情。可惜唐柔几个妹子都一脸淡定地喝了又喝,一副千杯不倒的样子,完全没有兴欣队长那一杯倒的弱鸡属性。
理所当然的,叶修所在角落里郁闷的喝着无酒精饮料,旁边坐着温和地笑着的喻文州,两人的对比十分鲜明,叶修在郁闷联谊的选址,而喻文州则是很满意队友们听话的没有过来打扰他们,他特地嘱咐了由他来看好叶修,他们可以尽情的勾搭妹子们。

“叶修,我们去买点吃的喝的回来吧,你看桌上的东西都快没了。”喻文州自然的勾过叶修的腰,脸上是好队长应该有的微笑。叶修想了想,就点头了。
“我们先去买点东西补充,看你们也快吃完了,好好玩啊。”
喻文州笑着朝那边玩着的队友们挥挥手,就不着痕迹地搂着叶修往外走了,但是走着走着,叶修发现方向不对。
“这不是去饮食区的吧?怎么越走越没人?”
喻文州点头,“的确不是。”顺手就打开了消防通道的门,将叶修带进去后,就往楼上走了几层,感觉没什么声音了才停下。
猜着似乎是到了没什么人的楼层,叶修挑了挑眉,默契地就伸手勾住喻文州的脖子。
寂静的楼道里,两个人靠在一起,不能浮出水面的恋情在无人的地方不停的滋长。
慢慢的双唇向贴,暧昧的水声啧啧作响,喻文州的舌头在叶修的嘴里不停的扫荡,燥热的感觉从小腹燃烧而上。

喘着气分开后,叶修已经感觉到喻文州的大帐篷硌着他了,“这么心急?”开口调笑道。
“对你,这是自然的,”喻文州在叶修唇上轻啄,“晚上再到我那里继续吧。”
“你一个人一间房?”
“嗯。”
“不愧是豪门,真大方。”
喻文州闻言笑笑,刚想往回走,却被叶修拦下了。
“你想就这么出去?不怕被人笑话啊。”
叶修扫了一眼喻文州下面鼓鼓囊囊的地方。
“那…要怎么办?”
“…我来。”

看喻文州的眼神变得有些玩味,叶修瞪了他一眼,熟练的拉开他的裤拉链,拉下内裤,将喻文州的性器解放出来。粗大的棒子从里面弹出来,叶修没有犹豫地伸手扶住,开始慢慢舔舐,亲了亲铃口,用舌头在蘑菇头上旋转打圈,然后慢慢纳入更多,尽力让牙齿避开,用唇吸吮。
含不住的地方就用手来代替抚慰,叶修努力的替喻文州口,眼睛却一直看着喻文州,直勾勾的眼神,看得喻文州目光情欲渐生。
百般口技都使出来了,喻文州却还没有射出来,叶修嘴巴已经酸累到不行,十多分钟下来他已经抵不住了。
叶修吐出嘴里棒子,沾着口水的性器在楼道的灯光下闪着色气的色气。

“靠,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完啊!”
叶修怒视悠闲的喻文州,“不舒服早说!”
“不会啊,很舒服啊。”看见叶修炸毛,喻文州也一些不忍他这么累,犹豫了一下,说道:“你用力一点吸吧?”
“你说的啊,要是还不行我就把你这东西掐了。”
“嗯嗯。”听到喻文州应承了,叶修才不满的再张嘴将它含进去,但这次这么他就没有这么客气了。

使出力气打着转的吸,手上也加了力气揉捏下面的小球。喻文州闷哼一声,手轻轻地纠住叶修的头发,开始小幅度的挺动腰,让性器更深的进入叶修的口中,几十下后,喻文州才泄在了叶修的嘴里。
刚想叫叶修吐出来,叶修却一下吞了下去,无所谓似的就站起来,“走了。”

买好东西回到包厢,还好其他人没有一直盯着时间,玩着玩着时间就过去了,也没太在意他们去了多久,只是笑嘻嘻地道谢,接过东西又继续玩了起来。

“喔,他们在玩骰子。”
喻文州状似不经意地拉过叶修,想看他从刚才起就时不时躲闪的眼睛,他却移开了视线。

“嗯…”叶修顿了顿,“那我们先走吧?”
“嗯?”喻文州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回过神来才看见叶修通红的耳朵,嘴角不由得微微勾起。

原来是这样啊。

“好。”
喻文州趁其他人还没发现,拉着人就出了包厢。止不住笑意,凑近叶修耳边说了一句,“我们来继续刚刚还没完的事情。”







---------
我晕车…

 
评论(14)
热度(83)
© 鹿子かこ | Powered by LOFTER